帮助中心

超低价机票背后

发布日期:2022-05-09 15:53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5日,经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2022年清明节假期3天,全国国内旅游出游7541.9万人次,同比减少26.2%,按可比口径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68.0%;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87.8亿元,同比减少30.9%,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39.2%。值得注意的是,受到国内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多条热门航线机票价格大幅跳水,甚至降至冰点。

  清明假期期间,多条热门线折机票,“百元机票”也不在少数。部分低价机票加上机建燃油费后,比火车票价还便宜一半。

  在线旅游平台大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出行日期从4月1日至4月6日的预订机票,经济舱平均支付价格为546元,同比去年下降近两成。据统计,今年清明假期的机票为近三年最低价格。

  业内人士表示,清明假期的超低价机票由供需关系决定。受国际疫情影响,大量的宽体机转回国内运营,航司的运力投放充足,国内机票价格仍会处于相对低位的状态。

  机票价格一路向下,但受到国际油价上涨影响,国内航线的燃油附加费却突飞猛进。据多家网络购票平台透露,已经收到来自海南航空、东方航空、大新华航空等国内航空公司的通知,自2022年4月5日(含)起,调整燃油附加费收取标准。

  2022年1月5日起,燃油附加费暂停征收。2月5日,航空公司恢复征收国内航线公里(含)以下航线公里(含)以上航线日,燃油附加费再度上涨,800公里(含)以下航段,每位成人旅客收取20元燃油附加费;800公里以上航段,每位成人旅客收取40元燃油附加费。

  按照通知显示,此次燃油附加费调整,800公里(含)以下航段从20元涨到50元,800公里以上航段从40元涨到100元,涨幅达到150%。

  据悉,此次恢复征收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与近期国内航空燃油价格上涨有关。由于供应紧张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持续,国际油价环比2月涨幅明显。

  3月30日晚间,国有三大航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600029.SH)、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600115.SH)和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航,601111.SH)陆续公布了2021年年报。

  受疫情影响,国际航线投入持续受限,国内客运市场流量大幅波动,让国内民航业仍未走出巨额亏损的阴影,加之油价攀升、汇率波动等因素,头部航司的经营难度日益加大。

  总体来说,2021年三大航司均出现百亿规模亏损,且亏损金额较上年同期进一步扩大。三大航合计亏损金额达409.57亿元,按照自然年天数计算,每日约亏1亿余元。

  三大航的年报显示,国航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745.32亿元,同比增长7.23%;净亏损166.4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44.1亿元。南航业绩再度下滑,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016.44亿元,同比增长9.81%;净亏损121.03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08.42亿元。同样受疫情、国际油价上涨等因素影响,东航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671.27亿元,同比增长14.48%;净亏损122.14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18.35亿元。

  由于中国国航在我国航司中的国际航线占比最高,其所受冲击也更为直接。从盈利水平看,中国国航在三大航中排名垫底,再度刷低公司历史上的最差业绩。

  三大航营收回升的同时持续亏损,成本上升系主因。在最主要的成本支出项航油成本上,三大航在去年三季报中就曾指出,国际油价持续攀升,航空运输量增加、用油量增加,导致成本负担陡增。

  此外,员工薪酬也是占比较高的成本构成项目。受生产运行投入增加以及上年社保减半征收政策调整的影响,国航支出189.67亿元,同比增长11.22%;南航支出202.69亿元,同比增长9.21%;东航支出168.78亿元,同比增长2.83%。

  飞机保养、维修和大修成本方面,国航为69.11亿元,同比增长7.59%,增速比营业成本的增速低;南航为89.28亿元,同比下降13.2%,出现了负增长。对于飞机维修费用变化的原因,两家公司未在财报中提及。

  3月30日晚间,国航持股的山东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航)发布2021年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山航实现营收125.15亿元,同比增长18.8%,录得净亏损18.14亿元,相比2020年减亏约5.7亿元。虽然实现一定程度的减亏,但是疫情后连续两年亏损,山航净资产已为负值,陷入资不抵债的困境。

  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21年末,山航资产总计326.44亿元、负债合计335.6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02.8%。根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将由“山航B”变更为“*ST山航B”,公司股票自2022年3月31日开市起停牌一天,于4月1日开市起复牌,复牌之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进入风险警示板交易。

  然而,资不抵债的航司不止山航。东航子公司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也在2021年末达到109.59%。

  今年1月,民航局综合司发布《关于2021年民航盈利企业经营状况的调研报告》指出,民航行业具有重资产、高负债的特点,疫情下民航企业收入急剧下降,资金流动性变差,从而推高其负债率。

  截至2021年11月底,我国航空公司资产负债率达81.9%,较疫情前上升11.7个百分点,7家航空公司资产负债率超100%,山航位列其中。

  3月21日,东航云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云南)一架波音737客机在执行昆明广州航班任务时失事,机上人员共132人,其中旅客123人、机组9人,全部不幸遇难,即“321” MU5735航空器飞行事故。东航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目前事故原因尚在调查。公司将密切跟进调查的后续进展,评估其对本集团财务状况、经营成果等方面的影响。

  2021年,东航云南实现营业收入65.95亿元,同比增长9.04%,实现净利润-10.21亿元,上年同期为-7.61亿元;旅客运输周转量为12382.58百万客公里,同比增长3.66%,承运旅客986.36万人次,同比增长3.22%。截至2021年末,东航云南共运营B787-9和B737系列机型飞机合计82架。